回忆

1998.12.24
我的生命仿佛是五年一截五年一截的,于是总想着今年该有些事发生。
投入到另外一种生活中,自然而然摆脱了对网络的沉湎。想来时间会
替你安排好一切的,当初赌咒发誓戒网自杀终究抵不过时移境迁。

这些日子才又有些闲暇,于是记忆又开始慢慢包围。譬如找一本老书
查点东西,发现里面夹着封信,看着字迹知道是刚上网时认识的一个
台湾小孩,却想了半天才想起这个朋友的名字。譬如昨天收到一个网
友的圣诞贺卡,说“这次到北京玩,你消失得最彻底,连人影都找不
到呢”。很抱歉,我根本不知道你来北京了,而在网上,这个ID也很
久没有动用过了。譬如好久没有夜行在清华的中央干道上了,那夜经
过四教时猛一抬头,想起那是懂懂大侠曾经蛰居的地方,于是想起开
站时的点点滴滴。再譬如就在刚才,和一个出国了回来过节的大学同
学聊天,他现在的学校有我最早认识的一个网友。他说他也认识,还
说她和男友分手了。不知道是真是假,然而即便是个流言,也足以让
我感觉恍惚。那时候是把他们这对网上情侣当网络世界一段美丽的风
景的。即便在我戒网自杀时也从来没有对网络本身有过太多的恶意,
我知道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错,和网络无干,否则别人怎么会那么幸福
美满呢?

看着我的文章还在这个版占着第一篇的位置,心中是一种很欣慰的感
慨。那是三年前的圣诞回忆。三年了,这个ID象风一般过去了,留下
的也只有散落于各处的这一点点心情的遗迹了吧。就象曾经的网上岁
月也象风一般过去了,留下的只是散落在各处的勾起我心情的一点点
遗迹。后来者不会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个网上的过客,不会对那些遗迹
心怀感慨。而那些我所认识的共同渡过一段网上岁月的网友们,你们
都还好吧?

就这样吧,圣诞了,上站随便写篇文章吧。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让自
己沉浸在这样或那样的回忆中。读书上有过一篇写高晓松的文字,题
目仿佛是叫这么年轻就回忆了?然而不管怎么说,这个和我一样清华
88级电子系的学生,终究有着可以回忆的资本,有着白衣飘飘,诗情
胜雪的年代。而我有什么呢?不过青春的优势就是来日方长,我至少
还有来日吧。至少现在我还能熬夜、不吃早饭、把自己灌醉、生病时
硬挺着、身心疲惫时不需要安慰。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但愿这样
的状态还能持续三十年。等到了那个时候,再回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