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本怀

97.8.8

以前看梁实秋散文,写闻一多的,说闻一多讲课的时候,
上来念坐场诗似的先念上两句:“痛饮酒,熟读离骚,方
得为真名士”。书读至此,不禁心向往之。离骚虽未读,
酒还是能痛饮的,也罢,先做半个真名士吧。

离骚尚未读,便在世说新语里看到原文如此:“王孝伯言:
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
可称名士。”

呜呼,“方得为真”和“便可称”,其间相距,岂是毫厘。

站开两年了。刚开站时,有位网友在文章里写到:“深情
以浅语传之,方是造化本怀”。写得真好。问他,他说记
不得在什么地方看到的了。

暑假里买到我早就想看的《幽梦影》和《幽梦续影》,看
到上面那句话语出《幽梦续影》,原话却是:“美味以大
嚼尽之,奇境以粗游了之,深情以浅语传之,良辰以酒食
度之,富贵以骄奢处之,俱失造化本怀。”

“方是”和“俱失”,其间相距,又何止千里。

本来真相大白,应是击额称幸的快事,可我心里总是有点
啼笑皆非的感觉。本来话正过来说反过来说,总是别人的
话,自己大可一笑了之,只是这些话,在我心中常常想起,
甚至偶尔还用这些话来规范劝慰自己。真是两载时光,一
个大当。

想想两年里坚守的原来是个错误,心下只觉造化弄人。但
或许“弄人”二字,恰是造化本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