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河底的鹅卵石

迷 路

山依旧是那座山
我却在山中迷路

没有指南针和北极星
是否也失去昨日的脚步

耳畔传来童年的歌谣
熟悉的声音渐渐模糊

寒风夺去我全部的记忆
只山外美景依然如故

你是否还在痴痴地守望
飘动的裙裾风中凝固

远处的星是你希冀的眼
我却不知我身在何处

何时才能走出这茫茫的大山
看你的欢颜刹那间绽露

我的心中也洒满阳光
融化了冰封多年的孤独

====================
信念

那天我来到山的脚下
只为唤醒一个沉睡千年的神仙
白跑鞋走遍五色的泥土
只为寻找一片神奇的蓝天

旧日的英雄躲进长满皱纹的史记
明天的历史将诞生在我的心间
可我需要一句永远锐利的许诺
可我需要一句永不生锈的誓言

象半岛义无反顾地冲入大海
青山耸起对蓝天的眷恋
向日葵对太阳火红的赤诚
白杨的子孙永远记得前世的祈愿

掷给世界一个响亮的背影
我的目标只有地平线
虽然一次次偏离人生的跑道
平凡的今日坚信有个辉煌的终点

====================

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
海上的风吹折了心的桅杆
洁白的三角帆偏了航向
无力地搁浅在贫瘠的海滩

而我的忏悔你又不信
乌云早已掩去月色的无憾
远处的星如你一样闭起眼
今夜的天空下只有寂寞和伤感

可我仍有着一个又一个假设
失望的风中我做着希望的呼唤
山谷中只有回声的嘲笑
渐渐这回声也在狂风中消散

我只有抬头凝视未来
连绵的雨会将天洗得更蓝
肃杀的冬后一定是春的灿烂
只因我坚信 青春必然无怨

====================
无题

象天边划过一道流星
绚丽惊醒沉寂的黎明
象枕着金黄的沙滩
听见潮水拍打礁石的声音

象山边最后一抹斜阳
到黑夜隐居是傍晚的心情
象风中萧瑟的梧桐
飘飘叶落是秋天的宿命

而明天太阳又会重升
依然盼着我昔日的脚步
而春天枝叶又会吐绿
婷婷地颤抖着它的幸福

把梦中的故事留在梦乡
为欢乐打开所有的窗
唱歌的少年又走在路上
那歌声在轻轻地流淌
现在的我们,还有着希望
抛开那忧伤,天很快就亮

====================
忧伤

这样的清风这样的阳光
这样的天空下你为何忧伤
花儿都对着别人开放
鸟儿都不是为我而歌唱

这样的清风这样的阳光
这样的天空下你为何忧伤
行人的脚步匆匆忙忙
四周没有注视我的目光

这样的清风这样的阳光
这样的天空下你为何忧伤
一把吉他轻轻地弹唱
那歌声象泪水一样流淌

可是这样的清风这样的阳光
这样的天空下我怎能忧伤

====================
宁愿

天上的月是你吗?我宁愿你不是。
我不愿你的注视着我的目光
同样地注视着整个大地。

路边的花是你吗?我宁愿你不是。
我不愿看到你并不是为了我
绽放你那容颜的美丽。

如果你真的是月亮,我宁愿是太阳,
今生不与你相见,至多在黄昏我将逝去时
远远地凝望着你。

如果你真的是鲜花,我宁愿是雪花,
在寒冷的风中飘向你曾经灿烂的枝头,
然后,孤独地想你。

====================

无题

晚风曾那样温柔地轻拂
林梢曾那样幸福地颤抖
而风终于离去,毫无眷恋
就这样擦肩而过吧
沉寂的叶偶尔发出沙沙的叹惜

夜月曾那样迷人地诱惑
流云曾那样痴心地驻足
而月终于落下,毫无留念
就这样一走了之吧
孤寂的云再次漫无目的地漂泊

====================
昔日重来

那枚青涩的橄榄果
是否会有些回甘的余味

那部没有结局的小说
是否能续写未尽的章回

那首填了半阕的词
是否躺在日记里依然憔悴

那句没有说出口的话
是否再没了
说出口的机会

昨夜淋湿我梦境的
是你的泪 而我
却想不起你的名字
忘记了 你是谁

====================
故事

匆匆相遇
便又匆匆地
相离

转眼 便隔开了
一个大洋的距离

昨日的诗锁进日记
昨日的信锁进抽屉
昨日所有的话语
都锁进回忆

偶尔
有声音自彼岸响起
象钥匙
将一切开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