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朋友

1997.6.23

曾经的朋友

不知为何想起了你,一个已在我生命中彻底消失的曾经的朋友。
也许是同样的雨夜,同样的我满心忧伤。骑车行进在雨幕中,雨水打
湿脸庞,镜片因而模糊。仿佛又回到去年夏天,同样湿漉漉的天气,
同样湿漉漉的心境。

而你现在已经彻底消失,你的ID已为别人所用。除了从IP能看出
你来自哪个范围,我对你一无所知。我不知道你的年龄姓名,也不知
道你的性别,虽然我一直猜你是个女孩,而你否认过。我只知道你曾
经在那段湿漉漉的天气中出现过,和我聊过天,给我湿漉漉的心境几
句劝慰,特别是同样的一个雨夜的长谈,让我今夜想起。

可你终究彻底消失了。这么些年来,朋友们一拨又一拨,匆匆来
了,又匆匆去了。不说小学中学大学,单是在网上,也是你方唱罢我
登场,一代新人换旧人了。那个胖胖的台湾男孩,是否还会记起一个
曾经给你的爱情问题出过主意,却在一年后发现自己也陷入同样爱情
问题的大陆男孩吗?那个曾经在遥远的地方在我毫无所知的情况下给
我寄了张贺卡的女孩,是否还会再一次地给我惊喜?那几个陪我醉过
的男孩,是否有一天还能同醉?那几个说梦到过我的女孩,是否现在
还会偶然梦起?那几个我现在记得生日的朋友,是否我一辈子都能记
得?这些个曾经的朋友,是否会有几个能成为我一生的朋友?

也许,今天纠缠着我的这些忧伤,也会如同这场雨似的,匆匆来
了,又匆匆去了,在我的生命里永远成为不了一生的忧伤。也许,今
天让我因之而忧伤的这几个朋友,也会如同那个朋友一样,也会在某
一天消失,成为不了我一生的朋友。而我说不定也会在某一天消失,
成为不了你一生的朋友。

然而我的朋友,纵使我们不再相见,纵使我们不能共度一生,在
某些个雨夜,在某些个满心忧伤的湿漉漉的雨夜,在某些个雨水打湿
脸庞,镜片因而模糊的雨夜,我依然,依然能把你们深深地想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